<code id="g412t"><nobr id="g412t"><track id="g412t"></track></nobr></code>
  • <code id="g412t"><menu id="g412t"></menu></code>
  • <code id="g412t"><small id="g412t"><track id="g412t"></track></small></code>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時代新人
      三代站長演繹26載主線站故事
      發表時間:2019-10-24 15:54:00 來源:河北文明網
        

      京石高速冀京界主線站。

        

        昔日的京石高速主線站收費口。

        

        三代主線站站長(由左到右依次為張繼先、何建生、陳紹禹)。

        9月初,京石高速冀京界主線站拆除工作正式啟動,并計劃于今年12月10日全部完工。京石高速冀京界主線站于1993年建成,運營了26年。26年間,不少“高速人”奮斗于此,三代主線站站長從張繼先到何建生再到陳紹禹,演繹了26年的高速主線站故事。

        第一代 張繼先

        工作開展處處碰壁

        今年75歲的張繼先是京石高速冀京界主線站的第一任站長,也是河北省的第一位主線站站長,如今已退休。1991年,京石高速采用逐段修建、逐段通車的方式開始施工,歷時兩年多于1993年9月18日正式建成。自那時起,張繼先被調任至主線站任站長,全線下轄100多名收費人員。

        “收費站成立之初,各方面的設施都不完善,辦公室、宿舍樓均未建成。”張繼先說,“我們只能租住在當時海軍學校的招待所。每天往返于招待所和收費站之間,大家的生活條件比較艱苦,但與開展工作相比,這點苦又算不上什么。”

        京石高速作為最早修建的高速公路之一,在成立收費站之初,過往司乘對收費并不理解。“當時的口號是‘貸款修路、收費還貸’,但社會上有很多反對的聲音,認為‘走高速還要收錢嗎’,都很不情愿繳費,要么就是少繳,要么干脆不繳。”張繼先說,那時,收費站和過往車輛的矛盾很大,加之收費人員多是年輕一輩,對收費管理的認識比較淺薄,所以即使遇到不繳費的車輛也會放其通行,收費工作的開展十分有難度。

        后來,張繼先逐漸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認為長此以往不僅不能正常進行收費管理,收費人員也會承受較大的工作壓力。于是,他決定到北京、天津的部分收費站去學習取經。

        隨后,張繼先與同事一起,把學習到的經驗與京石高速冀京界主線站的實際情況結合,整理成“收費隊伍內部管理暫行規定”,共四章三十七條,對收費管理、禮儀規范等做了明確的規定,得到了上級的批準。根據該規定,收費人員開始由管理的意識逐漸轉變成為司機朋友服務的意識,終于得到了社會的認同。

        回想起過去,張繼先最難忘懷的還有那張小小的收費單,大小如同今天的收費卡,只不過是紙質打印的,上面清楚地標注了上路站口、車輛類型、收費標準等信息,一式兩聯,如今這種紙質收費單早已被IC卡取代。

        第二代 何建生

        防堵保暢助通關

        自2003年開始,我國私家車數量呈現井噴式增長。京石高速冀京界主線站作為北京的南大門,成了眾多車輛進京的必經之地。然而,急速增長的車流量讓涿州北站變得異常擁堵。高峰時,日車流量達到近4萬輛,是設計通行能力的5倍。

        對于涿州北站的高峰擁堵,何建生深有體會。2002年至2009年期間,何建生任京石高速冀京界主線站站長。“2002年我剛到任時,每年進京車輛約200萬輛,到了2009年變成了650萬輛。這僅是進京的車流量。”何建生回憶說,“我經歷的最大規模的車流量高峰是在2008年奧運會期間,最多時一天有39886輛車從收費站經過,是設計通行能力的5倍,單日僅現金收費額就達到了426萬元。”

        那時,面對每年以81萬余輛迅猛增長的巨大車流,擺在何建生眼前最大的工作難題就是“保暢”。

        從硬件上,為了確保車輛的暢通,主線站先后進行了三次增容改造。2005年,將出口車道由始建時的5條擴增到了10條;2008年,利用出口廣場設計擴增了“一變四”收費車道,改造了2條雙向逆行收費車道;最后一次是在2009年,利用入口廣場設計擴增了“五變一”收費車道。

        不僅如此,2010年,主線站又創新策劃出利用高速交警治安檢查站,設置5個便攜儀收費點的“一變五”保暢舉措,形成了后來主線站出口車道在應對日常高峰車流時最多可同時開啟26條收費車道的狀況。

        在主線站工作的7年里,何建生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寧肯我苦我累,不讓司乘排隊”,這也成了主線站及全體職工一直履行的承諾。

        在同事王彥軍的印象里,何建生就像每天不用睡覺一樣。“當時他每天一睜眼就去工作現場,忙起來根本沒點兒。”王彥軍回憶,“為了給過往車輛騰地方,我們更是連宿辦樓都拆了,大家每天晚上擠在澡堂子里休息。”

        何建生說,“其實,我們這都不算啥,收費員們更苦。當時夜間經常發生堵車,一堵就是六七公里,不僅我們要全員上陣指揮,收費員更是要加班加點,一晚上在小小的崗亭里吸著汽車尾氣堅持工作8個小時,等下了班摳一下鼻孔,手指頭都是黑的。口渴也不敢多喝水,生怕上廁所耽誤事兒。”

        何建生和整個收費隊伍每天都在想方設法提高服務質量,讓過往司機和乘客滿意。為此,收費人員還從單車收費速度上下功夫,5個肢體禮儀動作和8個收費操作程序要在8秒內一氣呵成,發卡差錯率也由原來的千分之五下降到了千分之零點二。

        此外,為了高效發揮現有通行設施的防堵保暢能力,避免收費廣場面積有限所造成的擁堵問題,主線站還先后制定實施了十項收費保暢管理措施。如梯次開啟14條車道應對正常車流、19條車道應對高峰車流、26條車道應對蜂擁車流的“三級保暢應急預案”;根據公司在徐水、高碑店實時監測到的斷面車流每20分鐘分別達到300輛、500輛、600輛時,向主線站發布黃色、橙色、紅色預警信息等,都有效地緩解了站口保暢壓力,確保讓過往車輛快速通過。

        第三代 陳紹禹

        新時代開啟“心服務”

        陳紹禹在接任京石高速冀京界主線站站長前,已經在高速收費系統工作了二十余年。2017年任主線站站長后,他開始在主線站創新創效上下功夫。其中,他和同事一起在主線站建設電蓄熱鍋爐、X光綠通檢驗設備、光伏發電項目、電動車充電站等項目,展現了主線站最靚麗的一面,特別是在暖心站區建設上,贏得過往司乘和站區職工的交口稱贊。

        在主線站可以看到,專門設置了提供臨時休息、簡易餐飲、急救藥品、應急電話、修車工具等出行必需的愛心驛站,為受困司乘和需要幫助人員提供必要的免費服務;對因雪、霧等惡劣天氣造成的道路封閉,為長時間滯留司乘人員提供必要的快餐食品服務;還可以通過站口設置包括公司特服電話、交警報警電話、醫院急救電話、汽修廠救援電話及周邊旅游景點示意圖、北京過境導向圖等內容的大型展板,為司乘人員出行提供導航服務……

        對于站區職工,陳紹禹也是極盡所能為同事們做實事。有同事這樣說,陳紹禹接任站長后,先后為員工們改造食堂供暖系統、購置凈水機、給宿舍增添洗衣機,為職工生活提供最大便利。同時,陳紹禹考慮到職工安全,主動為收費崗位全體員工購置反光背心,并安裝地下通道換氣裝置避免通道內地面濕滑造成員工滑倒……在別人看來,這些可能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對主線站每一位職工而言卻暖在心頭。

        今年,根據工作要求,京石高速冀京界主線站拆除施工如期進行。站在主線站的前方,陳紹禹似乎在和它告別,“我們的確有不舍,畢竟大家在這兒都工作了二十多年,很多人的青春歲月都留在了這個地方。但隨著國家的發展,主線站的拆除是必然趨勢,我們都非常理解,也希望我們的交通事業發展得更好。”(燕趙都市報 記者 呼延世聰)


      ?
      責任編輯: 孔 飛
        相關稿件
      【愛國情 奮斗者】孫建設:“一個蘋果”串起的產業鏈 2019-10-22 09:41:00
      【最美奮斗者】尚金鎖:一生只為守糧忙 2019-10-21 08:53:00
      脫貧攻堅|時代新人說--我和祖國共成長演講大賽 2019-10-18 10:43:00
      趙英健:為傳承中華文化貢獻力量 2019-10-17 16:16:00
      1. 字號加大
      2. 字號減小
      3. 打印
      春色满园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