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g412t"><nobr id="g412t"><track id="g412t"></track></nobr></code>
  • <code id="g412t"><menu id="g412t"></menu></code>
  • <code id="g412t"><small id="g412t"><track id="g412t"></track></small></code>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精神扶貧 文化扶貧
      聽,河北脫貧路上的奮進故事
      發表時間:2019-10-17 09:31:00 來源:河北文明網

        聚焦第六個國家扶貧日 

        聽,河北脫貧路上的奮進故事 

        ●這是一張張奔向小康的幸福笑臉,這是一個個擺脫貧困的奮進故事。

        ●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少。舉全省之力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我省聚焦產業扶貧、就業扶貧、科技扶貧、易地扶貧搬遷、“三保障”、建立防貧機制等,匯聚起脫貧攻堅的磅礴力量,引領一批又一批貧困群眾走出貧困,過上美好生活。

        ●在10月17日我國第6個國家扶貧日到來之際,記者深入火熱的脫貧攻堅一線,擷取其中6個典型故事,分享一項項扶貧舉措帶給群眾的喜人變化,展現各地干部群眾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奮進路上,用奮斗書寫明天的堅定信心和堅實步履。

        淶水縣三坡鎮南峪村村民蔡景蘭 

        我在“麻麻花的山坡”當管家 

      圖為管家蔡景蘭在整理“麻麻花的山坡”高端民宿的房間。記者 林鳳斌 攝

        10月13日是星期天,淶水縣三坡鎮南峪村里游客絡繹不絕。

        “走了一路累不累?喝點熱水吧?”一家名為“麻麻花的山坡”的高端民宿4號院內,61歲的村民蔡景蘭身著綠底兒碎花的圍裙,熱情招呼著北京來的游客。

        “就住這兒了!”青磚灰瓦的院落,鄉土氣息濃郁;屋內裝修簡約現代,沖水馬桶、熱水器、Wifi等一應俱全,客人們十分滿意。

        安排入住、歸置行李……蔡景蘭服務細心周到。她告訴記者:“每月基本工資1850元,零投訴獎勵100元。加上提成,每月收入最少2500元,最多時能達3500元。”

        “麻麻花是我們這兒野地里的一種野花,作調味品可香呢。”臨近中午,蔡景蘭又忙著為客人做起手搟面。村黨支部書記段春亭介紹說:“她是4號院的管家,負責游客在小院兒的飲食起居。”

        據了解,小院管家的選配,年齡要求在35到50歲之間。符合條件的婦女通過審核后,要在專業公司培訓一個月,經過實習才能正式上崗。目前,全村上崗管家共26人。

        “2017年5月正式上崗,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蔡景蘭說,“當時我已經59歲了,按規定干管家已經超齡,但村里考慮到我家的困難,還是給了我這個崗位。”

        原來,蔡景蘭的丈夫徐振海患有尿毒癥,治病欠了一身債。她說:“當上管家后,賺錢的同時還能照顧老伴兒,日子這才逐漸緩過勁兒來。”

        南峪村位于野三坡景區東部,有224戶、671人,人均不足半畝地。2014年,全村貧困人口占80%。2016年,在有關部門支持下,村里按照野三坡景區“一村一品”規劃,對閑置的16套舊民居統一流轉,打造以“麻麻花的山坡”為主題的高端民宿,按普通村民每人一股、貧困人口每人兩股原則,建立起農宅旅游農民專業合作社。

        淶水縣扶貧辦主任閆益學介紹,淶水縣把扶貧資金、金融資金等作為股份,在縣、鄉(鎮)、村分別成立了相應的股份制旅游資產收益平臺,為貧困人口帶來穩定收益。

        “工資加上各種分紅,去年收入4萬多元。現在,手頭越來越寬裕了。”蔡景蘭說。2018年,南峪村116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全部脫貧。 (河北新聞網 記者 林鳳斌

        康保縣閆油坊鄉北喬家村貧困戶荊秀云閆富夫婦 

        “8275元!今天我倆發工資了” 

      圖為荊秀云夫婦正在康保乾信牧業肉雞加工車間工作場景。記者高振發 通訊員鞏長柱攝

        時下的張家口壩上氣溫驟降、牧草枯黃。但在康保縣乾信牧業股份有限公司肉雞屠宰車間內,卻機聲隆隆,一派熱火朝天景象。

        10月11日下午,該公司流水線上肉雞屠宰、分割、清洗、包裝……工人們穿著干凈整潔的白大褂,戴著白口罩、白手套,正有條不紊地工作著。

        在一車間肉雞副品處理間內,來自康保縣閆油坊鄉北喬家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荊秀云和丈夫閆富正在熟練地進行磨雞胗皮操作。

        “8275元!今天我倆發工資了!我生病休假2天,發了3900元,老閆發了4375元。”看著手機短信,52歲的荊秀云高興地說。

        “感謝康保智能就業服務系統,沒有這個平臺,我們找不到這么稱心如意的工作。”荊秀云介紹。

        荊秀云家有20畝旱地,只能種植莜麥、胡麻、土豆,十年九旱靠天收,最好的年景收入也超不過2000元。

        “有時連種子、化肥等成本都收不回來。上有多病老人,下有孩子上學,最困難時連醬油都不舍得買。”荊秀云說。

        從2005年起,荊秀云兩口子到天津一家地毯廠打工,一干就是11年。一年只有春節時回趟老家,老人孩子根本照顧不了。

        2016年,乾信牧業股份有限公司在康保建成投產。這是一家集飼料生產、雞苗孵化、肉雞養殖、肉雞屠宰深加工、有機肥生產等于一體的全產業鏈食品加工企業。

        “我們剛招工時都是下鄉發傳單,由于年輕人都到外地打工,招工特別費勁。”乾信牧業董事長夏秋霞介紹說。

        “2018年5月,康保縣與清華大學合作,創建了‘智能就業服務系統’,實現了企業用工與群眾就業雙向選擇、精準對接,走出了一條就業扶貧新路徑。”康保縣委書記劉雪松介紹。

        “康保智能就業服務系統一方面對縣內有就業愿望的勞動力進行摸底登記,一方面搜集縣內、省內、省外等企業的用工信息,及時發布,破解了求職和用工‘兩頭找不到’的難題。”康保縣人社局就業服務中心主任王常斌說。

        荊秀云夫妻二人就是通過這個平臺的搭橋來到了乾信牧業,當上了工人。

        “現在可好了,守著家門口,能照顧老人孩子,花銷又小。我們倆人每月工資八九千元,今年初10萬多元外債就已經還清了,現在每天在家吃飯睡覺都是舒心的。”荊秀云說。 (河北新聞網 記者 高振發 通訊員 韓建國

        順平縣太行山第一農業創新驛站 

        這里走出了“土專家” 

      在順平縣順農果品現代農業園區,北大悲村民王彥需(右)已經成為管理果樹的技術骨干。記者寇國瑩攝

        10月12日,陰天。在順平縣太行山第一農業創新驛站——順農果品現代農業園區,1200多畝蘋果樹漫山遍野,果林深處枝頭搖動,不時傳出爽朗的笑聲。

        “陰天非常適合給蘋果摘袋,如果光照太強,蘋果表皮就很容易曬傷。”54歲的北大悲村村民王彥需一邊嫻熟地摘下蘋果套袋,一邊為新來的工人講解。

        “看我們培養的‘專家’怎么樣,不光自己會干,還能帶徒弟!”順農園區生產負責人邢志剛非常得意。他說,幾年前王彥需還是一個只會種玉米、谷子的普通農村婦女,現在不僅成了園區技術骨干,帶出了20多個蘋果種植高手。“更重要的是靠自己雙手、靠科技帶動脫了貧。”

        順農園區所在的北大悲村山坡地多,水利設施差,從前全村人基本上都靠天吃飯,不少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王彥需全家四口人,只有2畝多山坡地,之前的日子窮得叮當響。

        2014年,北大悲村人焦金同流轉了村里1000多畝山地,創建了順農園區,并由河北農業大學孫建設教授團隊提供技術支持,采取新型矮砧密植栽培模式種植蘋果,還采用現代化高科技手段管理,蟲情測報儀、小型氣象站等“高精尖”設備一應俱全。

        邢志剛說,蘋果從開花到摘果有9個多月,管理難度高、勞動密度大,還有較強的技術性。“這就需要用大量的人工,但勞動力只能在村里及周邊找,可大都沒有蘋果種植經驗。”當初,聽到招工的消息,跟莊稼打了半輩子交道、從來沒種過蘋果樹的王彥需,第一反應就是犯怵。

        “沒技術不要緊,河北農大的教授手把手教給咱。”在邢志剛的反復動員下,王彥需來到了果園。第一堂課上,一連串的專業名詞讓她打起退堂鼓。

        河北農大教授、園區技術團隊帶頭人孫建設有辦法:帶著王彥需等人來到果園,親自動手做示范,擰枝、拉枝、開角、掐尖、環割……老師教得認真,王彥需學得仔細,一個生長期的管理流程走下來,王彥需逐漸摸到了門路。

        第二年,王彥需就能獨立上手干活;第三年就當上了師傅,帶起了徒弟,成了大家眼中的“土專家”。

        “現在每年都能在果園掙上兩萬多元錢!”靠著果園收入,2017年王彥需家脫了貧,把原來的石頭房翻蓋成寬敞氣派的新瓦房,還置辦了全新家具家電,“空調、彩電、冰箱、洗衣機都有,跟城里人不差樣!” (河北新聞網 記者 寇國瑩

        豐寧滿族自治縣石人溝鄉凌營村村民陳相華 

        搬出大山脫了貧 

      豐寧縣城集中安置區位于經濟開發區核心地段,共有69棟居民樓。圖為已入住的人才家園小區。通訊員 韓春明 攝

        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對于這句話,56歲的陳相華有著切身感受。

        陳相華是豐寧滿族自治縣石人溝鄉凌營村6組村民,這里共有13戶人家,陳相華家在半山腰。有個頭疼腦熱,陳相華都是騎著自行車去鄉里。村子離鄉政府10公里。出山容易,一路下坡不費勁兒,可回家卻是“步步登高”累死個人。

        一到旱季還吃不上水,這更讓她苦不堪言。他們在院里挖了一眼水井,挖下去十來米,便是石砬子。雨水多時夠家人用,到了旱季,井便干了。家里10多畝地都是靠天收。“去年打了8000多斤‘棒粒子’,刨去種子化肥,滿打滿算也就收入4000塊錢。”

        一家人開銷全靠老伴于泊合打零工,一年萬把塊錢的收入還不夠老人吃藥、孫子看病。

        “縣里在搞易地扶貧搬遷,你們村在搬遷之列……”2015年,鄉干部上門動員易地搬遷。

        “搬遷是好事。”陳相華做夢都想搬出山旮旯兒。可一想到“住樓要交水電費、取暖費,去哪兒掙養樓的錢?”陳相華和老伴又犯了愁。

        “集中安置區把脫貧產業項目區、綜合配套服務區、土地復墾區及土地流轉區統籌規劃建設,既改善居住條件,又能解決收入來源問題,你們還愁啥?”鄉干部給他們鼓勁兒。

        今年5月1日,陳相華一家搬到了縣城集中安置區——人才家園小區。這也是豐寧28個易地扶貧集中安置小區之一。

        在豐寧經濟開發區核心地段的山坡上,矗立著69棟嶄新的居民樓,陳相華的家在C1號樓。屋內裝修簡潔大方,水電暖齊全,陳相華買了床和柜子,只花了1.7萬元便搬進了125平方米的樓房。

        新家距縣城僅10多公里,來回乘公交車就花4元錢;小區里有超市,生活用品一應俱全;樓下有300平方米、20張床位的衛生室,小病不用出社區。

        遷新房,立新業。社區工作人員了解到陳相華一家的實際情況,今年8月份,將她安排到物業公司當保潔員。“活不累,還能照顧孫子,一個月工資1800塊,我們三口人生活費不愁了。”

        今年8月,老伴于泊合通過招聘,成為豐寧萬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一名員工,月工資3600元,還管一頓午飯。公司就在開發區,騎車只需5分鐘。

        工資收入、入股分紅、光伏扶貧收益、低保金……一筆筆收入讓陳相華笑不攏嘴。不久前,他們家痛快地確認簽字退出貧困戶。 (河北新聞網 記者 尉遲國利 通訊員 韓春明

        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哈里哈村村民楊虎林 

        “這場大病家沒塌” 

      圖為哈里哈鄉衛生院王曉東(右一)、王洪強(右二)正在為楊虎林檢查右腿恢復情況。記者陳寶云攝

        “骨折斷端對位良好,內固定物狀態及位置未見明顯異常。”10月14日上午,僅半個小時,41歲的楊虎林在鄉衛生院就拿到了由縣醫院專家出具的影像診斷報告。“鄉里看病省時又省錢,還不耽誤家里活計。”拿到檢查結果,楊虎林坐上電動三輪一溜煙回家喂牛去了。

        楊虎林是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哈里哈鄉哈里哈村村民。2017年8月的一天,他騎摩托回家路上不幸遭遇車禍。“右腿粉碎性骨折,血流不止。”哈里哈鄉衛生院醫生王洪強趕到現場后,立即把楊虎林送到了縣醫院。為盡快讓其脫離生命危險,縣醫院醫生檢查后建議截肢。

        楊虎林是一名好瓦工,家里全指望他打工賺錢。“少一條腿,這家就塌了。”他當時嚎啕大哭。

        手術難度高,患者病情危急,要想保命又保腿,單靠縣醫院沒把握。就在一籌莫展時,有醫生建議能否試試剛剛搭建的“智慧分級診療”平臺。

        這個投資1000余萬元的平臺,通過為鄉鎮醫療機構配備心電、影像設備、智能軟硬件系統,實現了醫學心電、影像基層檢查,數據遠程傳輸由縣醫院專家診斷,疑難病例申請北京會診,徹底打通了鄉鎮衛生院(村衛生室)連接縣醫院和北京醫療機構的三級診斷“快捷通道”。

        經北京專家會診指導,醫院決定對楊虎林進行“右股骨下段及脛腓骨上段骨折內固定手術”。“這手術到北京做,至少要花20萬元。縣醫院采用北京專家方案,只花了4萬塊錢。”少花錢還保住了腿,楊虎林感嘆“智慧分級診療”真是老百姓看病的福音。

        2018年9月,“智慧分級診療”平臺覆蓋到了偏遠的哈里哈鄉衛生院,這可把楊虎林樂壞了。“原來到縣醫院拍X光片,來回將近百公里,需要半天時間,花費不少”,楊虎林說,如今每次僅需30元左右,最多半小時就能拿到診斷報告。

        縣衛健局局長李寶志介紹說,該縣積極搭建“智慧分級診療”平臺,全力實施“春雨工程”,從市、縣以及對口幫扶醫院選派優秀醫生到鄉鎮衛生院掛職,大幅提升了鄉鎮衛生院醫療服務水平。

        由于不能再出去做瓦工了,勤快的楊虎林在家做起了豆腐、養起了牛。“這幾頭牛能賣十幾萬元,看病借的錢年底就能還清了。這場大病家沒塌,脫貧奔小康,咱也不能落后。”楊虎林信心十足。  (河北新聞網 記者 陳寶云

        巨鹿縣王虎寨鎮西宋莊村民宋倩輝 

        “防貧機制讓我吃了定心丸” 

      宋倩輝在院里種了些花草,讓生活更有色彩。通訊員靳德祥攝

        宋倩輝今年35歲,家住巨鹿縣王虎寨鎮西宋莊。一說話,他的臉上就洋溢著笑意,很難看出曾大病一場。他說,維持家里生計主要靠他和愛人打工,一年下來,能掙一兩萬元,日子雖緊了點,倒也其樂融融。

        去年春節前幾天,他的左半身子突然發麻,趕緊到縣醫院看病。醫生檢查之后說,病例少見,建議去大醫院看看。

        宋倩輝當天就趕到了北京。專家說:“這是腦部膠質瘤,手術難度大。”宋倩輝問:“需要花多少錢?”“五萬元左右……”春節過后,他帶著連湊帶借的5萬元救命錢到北京做了手術,可宋倩輝術后一直昏迷。院方會診決定,需要進行二次手術,但醫療費卻高達10多萬元。

        鎮包村干部張占輝和村委會干部發動募捐,通過網絡平臺籌了幾萬元。同時得益于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和大病保險,報銷了4萬多元,眼前這一關才闖了過去。

        手術雖成功,但作為家中頂梁柱的宋倩輝卻愁得抬不起頭:“關鍵我干不了活,今后日子咋過啊!”

        好消息傳來!巨鹿縣啟動精準防貧機制。作為西宋莊村防貧“網格員”,村干部宋立輝通過“防貧預警”手機客戶端,將宋倩輝信息上報,之后村委會干部入戶調查并完善資料,經鎮政府、縣防貧中心等審核,半個月后,其醫療費用剩余部分2.3萬元中,由防貧補充保險再為其賠付7788.85元。

        巨鹿縣防貧中心主任李立飛解釋,防貧補充保險按照全縣30萬農村人口的10%框定,縣財政出資投保。“生病、意外災害、子女結婚上學等因素,都是監測信號,網格員要了解情況、向上匯報。”目前,全縣納入防貧臺賬的監測對象有2010戶。

        按流程,縣防貧中心對宋倩輝的救助效果進行了會商,因他還將面臨開顱手術后補殼,致貧風險依然較高,對其實施“造血”幫扶,給其家人安排公益崗位。

        “從預警到研判、救助等階段,防貧機制有明確的步驟及責任方,同時建立臺賬,跟蹤服務,‘一戶一策’,最大限度精準化。”李立飛說,縣政府為全縣群眾購買“一元民生”保險,對因災因意外造成損失的群眾,每戶最高獲賠5萬元。

        “防貧機制讓我吃了定心丸,小康路上我不會掉隊!”宋倩輝信心滿滿。  (河北新聞網 記者 邢 云


      ?
      責任編輯: 孔 飛
        相關稿件
      【聚焦第六個國家扶貧日】聽,河北脫貧路上的奮進故事 2019-10-17 09:31:00
      大城:積極做好教育扶貧工作 為孩子們打開“希望之門” 2019-09-18 09:17:00
      大城:教育扶貧打開“希望之門” 2019-09-18 09:17:00
      張志祥:幫扶隊幫得我心敞亮了 2019-09-10 10:53:00
      1. 字號加大
      2. 字號減小
      3. 打印
      春色满园造句